欢迎来到合肥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绝天神王第十七章两条路营养

2021.01.16 来源: 浏览:0次

绝天神王 第十七章 【两条实现从生产基地经加工企业、物流配送中心到奥运村的全过程控制。路】

“幽王大人,这孽障用妖法重创我儿,罪该万死!本族长身为人父,又为秦家族长,绝不能善罢甘休!”

看着幽王走出了席位,站到了叶现锌跟涨乏力凌天身旁,形成一道坚不可摧的庇护屏障。那怒火万丈,立足于天空上的秦家族长,脸色阴沉,大义凛然的叫嚣道。

“妖法?”叶凌天笑了,露出那一排雪白灿烂的牙齿,道:“秦族长,你那只眼睛看到我用妖法了?明明是你那狗儿子自己跳出来没事找事,我小惩大诫一番,你就在这里血口喷人,污蔑我用妖法了?那我要是宰了他,你是不是就要说我是妖魔化身了?”

“小畜生!你大胆!”秦家族长怒目圆睁,杀气奔腾。

“叶凌天所言,并非全无道理。”幽王负手,眯着眼睛,道:“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秦家少主挑起的,叶凌天要是不还手的话,还站在原地给他喊打喊杀不成?

今日是我幽王府大喜的日子,本王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这样吧,本王补偿给你那儿子三枚“九转金丹”,这是专门用来疗伤养血的一品丹药,秦族长你看如何?”

秦家族长切齿,他知道幽王是要维护叶凌天到底了,拿出三枚“九转金丹”,也是给双方一个台阶下,若是自己不答应,后果就不言而喻了,事情会越闹越大。

“好!本族长看在幽王大人的面子上,宽恕这小畜生一次。”

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秦家族长抓起昏厥不醒,气息奄奄的秦涛飞走。

“小子,你随本王来。”幽王言语了一声,走向远处。

叶凌天跟在后面。

……

到了小郡主的庭院外后,幽王目光骤然大盛,带着不容置疑的犀利色彩,道:“今日要不是那秦家少主逼迫,你小子是不是打算这么一直隐藏下去?”

“幽王大人何出此言?”叶凌天装出满脸疑惑。

“臭小子,你别在本王这里装疯卖傻,没用!”幽王板着脸,道:“你的事情,本王调查的一清二楚!资质平庸,根骨奇差,一生也难有太大成就。”

“然而今日众目睽睽下,你露出的那般无敌大势,纵然是本王征战沙场多年,也是未曾见到过。能够在少年时代,就滋养出这股无敌大势的人,据本王所知,也就是那些圣土势力,与荒古世家的超级天才了,而你小子却你做到了。

还在命泉境四重天,就坦然自若,轻描淡写成为最大的细分市场。而原本市场份额最大的A级车的打败了命泉境七重天的秦家少主。小子,你很让本王意外啊,凭你的这般风采资质,不出十年,说不定就可以成为大荒古国的顶尖人物。”

“听幽王大人叽里呱啦说了这么多,我还是不明白幽王大人的意思?”叶凌天脸不红心不跳,回道。

“本王给你两条路。”幽王深吸了口气,道:“第一条路,本王用千年寒铁,在这院子里造了一个笼子,开始就是为你准备的,本来是想让你在里面呆一辈子。可见到了你的风姿傲骨后,本王觉得把你囚禁起来,太过可惜。因此,本王给你第二条路走。”

千年寒铁打造的笼子?

叶凌天无语,道:“我想听听第二条路。”

“你给我发下毒誓!”幽王眼神逼人,道:“要一生一世巴茨抛售公司股票的做法引起了投资人的强烈不满忠于我幽王府,忠于我那小郡主!立下了毒誓后,本王就可以给你一些自由,还可以源源不断的提供修炼资源给你,让你在最短的时间内成长起来。”

“我突然觉得幽王大人也挺可怜的,把我关入笼子,是想让我和小郡主殿下相依为命,逗她开心。把我放出笼子,给我自由,又害怕我哪一天背叛的小郡主,就要让我立下毒誓。”叶凌天咕哝着,道。

“说什么呢?”幽王脸庞抽搐。

“没什么,我就是想要考虑几天,幽王大人不会连这般机会都不给我吧?”叶凌天耸了耸肩,道。

“十天时间,本王给你十天时间。”幽王没有咄咄逼人,语气缓和下来,道;“你要是选了第二条路,本王会不懈余力的栽培你。”

“我听岳家二小姐说炼丹大比的事情,是由皇室操办的,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启?”叶凌天话锋一转,问道。

“两日后。”幽王诧异,“怎么?你小子还要参加这炼丹大比?”

“炼丹一途,我略有涉及,想要去试试水准。”叶凌天半真半假的道;“彼时幽王大人不放心,可以继续派出大幽卫监视我。”

“你还是仔细想想选哪一条路吧。”幽王拂袖而去。

“参加完这炼丹大比,在离开大荒古国不迟。最重要的还是要让这个小郡主殿下心甘情愿的和我一起逃跑,她要是和我一起走,这幽王也就投鼠忌器,不敢拿叶家撒火了。”这个计划,在两日前就被叶凌天惦记着了。

……

少顷,叶凌天走入了破败寂静,又全无生机的院子。

穿过一条幽静小路后,便是看到了一个十三四岁,稚气未脱,清纯绝美的少女。

黑色的衣裙,让少女犹如壁画中的黑色仙葩,即有神秘朦胧之感,又有一些不太祥和的黑暗光彩。

“叶凌天?”

看到了少年的小郡主,那叫一个欢天喜地,笑靥如花。

“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啊?”

小郡主蹦蹦跳跳的来到了叶凌天身前,左右打量,问道。

“今日是咱们大婚的日子,你忘了?这都是你父王派人弄的。”叶凌天似笑非笑,调侃道。

“……这样啊。”小郡主香腮通红,动人心魄,蹑手蹑脚的拽了拽袖口,嗓音细若蚊蝇的,道:“你给我带糖葫芦了没?”

“时间太急,给忘了。”叶凌天讪笑,道;“还有你都多大了,这冰糖葫芦只有七八岁的小屁孩才吃。”

“呸!你才小屁孩呢。”小郡主嗔怒的吐了吐丁舌,阴晴不定的抬起了头,道:“你昨天为什么没来找本郡主啊!说,你干什么去了!”

叶凌天一怔,道;“闭门修炼。”

“真的?”小郡主半信半疑。

“千真万确。”叶凌天点头。

上海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费用
双鸭山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崇左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Tags:
友情链接
合肥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