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合肥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通信

柳传志不能耻于谈利益而且要光明正大地谈注意

2020.11.20 来源: 浏览:0次

柳传志:不能耻于谈利益 而且要光明正大地谈

柳传志:不能耻于谈利益 而且要光明正大地谈

李翔/文

柳传志是个有故事的人。5月7日下对去这些国家旅游时那些该做那些不该做心里没底。导游为她解开了顾虑。导游是一位小伙子午,他跟我们几个不同年龄的人聊起他创业时的一个故事。在征求了他和他的同事之后,我把这个故事写了下来。 从故事里,我试图还原出柳传志如何成为柳传志,他为人处事的原则、方法论和思考问题的方式。这可能会是系列文章的第一篇。

1、问题

所有第一次听爬啊爬到这个问题的人都会愣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人实在太著名,太被人爱戴,功成名就的时间又太长,关于他的信息似乎无处不在,但是却从来没有人能够或者敢于走进他的内心世界,去妄自想一个如此敏感的问题的答案。

如果当时周院长说,不能给你这个股份,不能给你们这个分红权,以你对我的了解,我会怎么办?柳传志饶有兴致地问道。

1993年,柳传志和他在中科院计算机所的同事们创办联想已经第九年,在接下来的一年,联想还会在香港证券交易所公开挂牌上市

。这家由中科院出资20万元、在计算所20平米的传达室内创办的公司,已经是当时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它凭着联想汉卡大赚一笔,代理了AST的个人电脑,是惠普在中国大陆唯一的分销商,而且,自己也进入了个人电脑制造领域,试图在不断扩大的个人电脑市场上从包括IBM和惠普在内的巨头们手中分一杯羹。即使不考虑20多年后,联想集团会成为全世界最大的PC厂商、一家世界500强公司,并且雄心勃勃地要在包括服务器和移动终端业务上攻城略地;而到2014年,联想集团的母公司联想控股则拥有约2895亿元的营业收入,并且会以自己投资+实业的模式公开上市;这也是一家看上去前途无量的公司。

只有一个问题:如果它的创始人并不拥有这家后来演变成联想控股,投资并成就过包括联想集团、神州数码、君联资本、弘毅投资等公司。就股权关系而言,如果这是一家同其创始人和领导者毫无关系的公司,凭借着最初的20万元投资,中科院是这家公司的唯一所有者。如果是这样,这家公司能否成为今天的联想?

我刚去办公司的时候,实际上更在意的是管理权。为什么会更在意管理权?因为我这个年龄的人,以前就是没活干憋的慌,这种感觉现在的人不会有了。所以有事情做的时候心里很高兴,跟中科院计算所要的就是三权:人事权、经营决策权、财务权,至于将来挣了钱归谁怎么分配,没想!柳传志说。

在经历了接近10年创业的煎熬之后,柳传志终于决定,是时候要去改变这个问题了。公司里那些新来的年轻人们也是推动柳传志去想利益问题的一个原因。1988年联想招聘了58个应届大学毕业生,其中就包括后来的杨元庆和郭为。同柳传志一起创业的中科院员工,都和柳传志年龄相仿,接受的一直是大公无私的教育,对国家和党有着死心塌地不计回报的感情,可是这些年轻人却面临着更为现实的问题:结婚、买房子、生小孩

当然,并不是只有柳传志和联想面对这个利益的问题。当时比联想名气还要大的四通,曾经在1988年请来包括吴敬琏在内的经济学家,为企业性质为集体所有制的四通设计产权改革方案。这个方案中,首先将四通视为民间资本,然后,又建议将70%股权赠与政府、学校和中国科学院,另外30%则属于公司创办者。这个方案被政府和企业双方都断然拒绝。柳传志也听说了四通的努力。只是,他觉得,首先整个社会舆论还没有到承认一个企业的经营者和创办人有股份的时候;其次,连四通这样的集体所有制企业尚且不能成功,我们还是一个国企,一个科学院的企业,干脆我就连想都不想。

还有另外的选择:人为抬高公司的经营成本,这样可以把利润最大程度地用在公司和公司员工身上;再或者,在自己经营的国有企业之外再成立一家公司,悄悄将利益输送到这家自己人拥有的公司中,这在当时被称为连通管。这两种方法,直到今天也屡见不鲜。对于国有企业的管理者是这样,对于那些在民营企业中的职业经理人也是这样,他们没有办法通过股权的方式分享公司的成长,就可能通过不那么正当的方式来满足自己的利益诉求。

这两条路,第一条路实际上会带来企业的发展机会很少,很难做大事。第二条路,在边上办一个公司,同样的业务,中关村这样的公司多了,时机成熟了辞职,到新公司去,就变成了一个纯粹的民营企业。这件事当时来说完全是合法的,又没上市,也没什么董事会。但我要真这么做,到今天也可能公司的股份全部是几个人的,但我内心里肯定是得不到安宁。柳传志说。

于是,他选择了更为陡峭的第三条路:他直接去找了当时的中科院院长周光召,很坦诚地向这位德高望重并且一直支持着联想发展的院长说,他认为像联想这样的科技企业,其创办者和经营者是应该有股权的。这个股权比例,被柳传志和他的同事们定为35%。之所以定为35%,是因为太高了怕院里不同意,如果太低了呢,自己又觉得不甘心。

周院长倒是很干脆,爽快地认同了柳传志关于像联想这样的公司创办者应该有股权的说法。但是在派一位副院长去做了调查之后,才发现想要把股权分给创业者并没有那么简单。联想属于国有企业,要想把国家拥有的产权拿出一部分分给创始人和经营者,需要经过国有资产管理局的同意。显然后者不像中科院那么好说话。于是,作为联想股权的全资股东,中科院想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法:给联想的经营团队35%的分红权。通过这35%分红权拿到的钱,柳传志一直没动分文。一直到2000年,联想的管理团队用这笔钱从中科院手里买过来35%的股权。这个故事开始有了一个好结果。

这也是这篇文章开头柳传志之问的由来:如果中科院在当时断然回绝了柳传志和联想团队的请求,作为联想的掌门人,他会怎么办?

这个问题曾经被抛给过白岩松。白岩松犹豫了半天说,我觉得您还会继续在联想做下去。曾经追随柳传志多年,并且出版过《联想为什么》的陈惠湘也被问过这个问题,陈惠湘想了想说,连通管这事儿我知道您肯定不会干,但是,如果光明正大去向院长要股份,却被院长一口回绝并非没有可能,当时多的是创业时期为了便利给自己戴上红帽子,最后在产权问题上有理说不清的公司案例,还从没有过一个国有企业经营者要求获得股权激励的例子辞职再做一个公司很难,继续做下去就靠境界往前走,我想不好,陈惠湘回答说。

柳传志卖完关子,自己回答:我跟各位明说,不管哪位领导,我肯定不干,而且会很坚决。公司的东西我一分不会占,立刻就走。我不做那个窝囊事。

后来在心里默想这个如果时,他甚至都想好了自己要怎么做:离开之后,他还会继续做个人电脑,因为干别的我也不会干。虽然那时候他已经接近50岁,但是要知道,这个中国商业世界公认的教父除了他自己总是抗拒这个称号,是从40岁才开始创业的,而按照曾为联想做传的作家凌志军的说法,大部分中国人,40岁之后人生就进入了一成不变的状态。他有足够的自信,那是我做出来的,按照我的年龄和我对这件事情的理解,我觉得我能够(再次)做出来。

我也不说漂亮话。这就是我的性格。柳传志说。

至于那些认为柳传志即使不能获得中国科学院的许可拿到股权,他也会继续待在联想,将这家公司变成今天这样一个巨头级公司的人,他开玩笑般抱怨道:我也挺奇怪,为什么人老觉得我会那么逆来顺受?

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

七台河较权威的白癜风医院
荆门哪里治白癜风最好
遂宁白癜风医院地址
Tags:
友情链接
合肥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