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合肥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代表刀剑神皇0829又有故人

2020.09.17 来源: 浏览:0次

刀剑神皇 0829、又有故人

一群人在后园的草坪上席地而坐,取出酒具和食材,自己动手开始烹制了起来,丁浩前世是一个bbq爱好者,以前外出一个人冒险历练的时候,也会这样解决吃饭问题,倒也逍遥自在。

“正好我这次带来了一些剑州的美酒,请各位兄弟品尝。”华淮安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数十坛封印的好酒,这都是他平日里走南闯北收集的北域各地名酒琼浆,揭开盖子,顿时有诱人的酒香飘了出来。

“好酒,果然是好酒!”【狂人】吕狂耸动着鼻子,第一个接过酒坛子。

既然连丁浩都称呼华淮安和顾少初为大哥,那其他人自然都要给一些面子,其中王小七因为宗门贸易往来,和驼铃商队打过好多次交到,更是早就和这两人极为熟络,一番招呼,气氛很是尽兴。

“想当年,青衫师尊在世的时候,最是喜欢美酒。”丁浩慨叹,从每一个酒坛之中取出一杯酒,遥遥对着问剑宗英烈园的方最后都是通过互联增值服务来挣钱向洒下。

很快又有脚步声传来。

丁浩笑着起身招呼:“慕容师妹,玉师妹,天音师妹,你们都来晚了,要罚酒啊!”

这一次出现的呃人,却是慕容烟织、玉珏媱、天音、青檀和李伊若昔日的女弟子,丁浩来了兴致,想要追忆昔日身为记名弟子之时的岁月,便让宗门弟子,将这些人都请了来。

“丁师兄你现在是大忙人,我们可不敢叨扰呢。”玉珏媱笑嘻嘻地道。

昔日那个容貌秀丽可爱的小萝lì,如今也已经出落成为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一袭水绿色的儒衫长裙衬托的她秀色可餐,后面的慕容烟织越发有御姐范,气场十足,倒是青檀和天音,资质相比这两人就稍微差了一点,不过也都是那一届记名弟子之中容貌出色的佼佼者,各有一番风采。

“丁师兄今日,怎么有此雅兴?”慕容烟织笑着问道。

“突然有些想念以前的时光了,身为记名弟子的时候,每日里虽然修炼辛苦,但却不用去操心宗门大事,一转眼就是六年多时间过去,年年岁岁huā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你我如今都身负宗门振兴之责,想要再聚在一起,机会不多啊,今日丁浩就斗胆耽误你们的时间,忙里抽闲坐下喝杯酒,偷得浮生半日闲,也算是一种享受吧!”

丁浩笑着道。

“也是呢,自从丁师兄你三年之前离开,一直都没有机会好好和丁师兄你再请教一下武道修炼的难题呢。”玉珏媱还是以前那个单纯简单的性格,一屁股坐在草坪上,拍开一坛酒,举起来美滋滋地喝了一大口。

她和慕容烟织曾经在遗址历练时,和丁浩有生死之交,也是丁浩最好的朋友。

除了华淮安和顾少初之外,在做所有的人,都是同门师兄弟,关系向来和睦,就连以前不合群的【狂人】吕狂,也在王小七等人的调教之下,活跃了很多。

以前丁浩不在的时候,这些人也时不时抽空在一起聚一聚,感情很好。

酒香在空中飘荡。

丁浩也是想在临行之前,和所有的朋友都好好说说话,喝了不少,挨个拉着人喝酒,猜拳行令之声不绝于耳,众人见丁浩性质如此之高,也都彻底放开了,如果有外人看到这群醉醺醺的家伙,绝对不敢相信,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先天之上的武道强者,还以为进入市井摊贩之中呢。

“丁师兄今晚有点儿奇怪啊,很少见他这样喝酒。”慕容烟织悄悄对玉珏媱道。

玉珏媱点点头:“是啊,我也觉得丁师兄好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感觉他又要离开了。”

慕容烟织看了看身边坐着的李伊若,这位昔日五院第一美女的目光,一直都牢牢地定格在丁浩的身上,显然她知道一些什么,但慕容烟织也不好去问什么。

“谁在旁边?几个小丫头,出来吧。”慕容烟织突然笑着对远处道。

妮子、欢欢还有高雪儿扭扭捏捏地从远处走了过来,叫了一声慕容师叔,然后恭恭敬敬地来到丁浩的前面行礼问好。

丁浩哈哈大笑,送了几个丫头礼物。

这三个小丫头天资不错,如今也都是先天之上的强者了,是问剑宗的三朵小金huā,是李兰看重和栽培的对象,她们三人的命运,都是因为丁浩而改变,简直就是再造之恩,因此对丁浩既崇拜又敬畏。

“丁师叔组,我代表以前贫民窟的小伙伴们,敬您一杯。”欢欢端起酒杯鼓起勇气道。

“还有我们两个”高雪儿和妮子也都来到跟前。

丁浩笑着弹了三个小丫头一人一个小爆栗,道:“今日没有宗门辈分,你们三个小家伙,还是叫我丁大哥好了。”他心中也是极为感慨,一转眼昔日三个鼻涕虫小丫头,如今也出落成为美丽迷人的美少女了。

听丁浩称呼自己为小家伙,三个美少女各自表情不同,高雪儿暗中叹了口气,一直以来移动生态系统之争已非一朝一夕之事她都对丁浩极为仰慕,但显然不论是辈分还是实力,都差的太远了,她自己也知道,自己和眼前这个英俊奇男子是根本不可能,也只能早早就收心。

看着三个小丫头落座回去,丁浩也是轻轻摇头。

此时已经是太阳落山,一轮碧月高悬空中,洒落万里无垠的银光,让人有一种酒不醉人人自醉的错觉。

丁浩正要再说什么,突然脸色一变,突地站了起来,目光骤然变得凌厉了起来,看向身后,开口道:“是哪位高人到来,为何不现身一见,何必鬼鬼祟祟地躲在暗处?”

众人一愣,旋即都大吃一惊。

他们没有丝毫的察觉,但丁浩的实力精深不是他们所能比拟,难道真有人藏在暗处窥视?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如此大胆,闯入问剑山庄之中,难道不知【刀狂剑痴】和【狂刀】两人此时都坐镇山庄之中吗?

月影婆娑,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丁浩冷冷一笑,道:“既然阁下不愿意现身,你丁浩就得罪了。”

话音未落。

一道璀璨剑光,从丁浩指尖迸射出去。

快如闪电。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huā,剑光迸射之处,二十米之外,虚空之中,一面金色砖墙虚影一闪,轰地一声,竟是将这一缕剑光挡了下来。

竟然可以挡住丁浩一击?

什么人实力如此之高?

丁浩面色一凝,一步跨出,骈指缓缓地点出,又是一道银色剑意剑光迸射出去。

“阿弥陀佛,想不到丁施主你实力精进如此,看来我想迟一点现身也不可能了。”一声咏佛之声,金光大作,声波如有形之物,对上那银色剑意剑光,轰地一声功归于尽,一个身穿着淡黄色粗布衫的身影,缓缓地从虚空之中走了出来。

丁浩一怔,旋即脸上露出了喜色。

众人看去,却见对面出现的,竟是一个身形修长的年轻僧人,面如冠玉,长耳垂肩,极为英俊儒雅,是一个罕见的美男子,足以让无数少女都为之疯狂,即便是头上有六道结疤,却更显得他有一种邪魅的气质,容易让异性怦然心动。

这年轻僧人竟然可以和丁浩打个平手,实力显然非同凡响。

只是他面色苍白,竟似是精神不佳的样子。

“咦?原来是金蝉子圣僧,既然是故人,怎么偷偷摸摸就进来了?”王小七的大嗓门喊了出来。

这英俊如玉的年轻僧人,正是昔日来过问剑宗的西漠佛家圣地大雷音寺传人圣僧金蝉子。

丁浩目光在金蝉子的身上扫过,露出一丝惊讶之色,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圣僧远道而来,丁浩怠慢了,请随我来。”说着,对其他人微笑道:“大家先请尽兴,我失陪片刻。”

金蝉子点点头,向众人示意,然后跟在丁浩的身后,三两步身形一晃,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众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小七拍了拍脑门,突然意识到,金蝉子和丁浩的交情非同一般,完全可以让人通报,但是却悄悄潜进问剑山庄,显然是不想让人知道,却被自己一口叫出了来历,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

而且看刚才丁师兄神色突然变得严峻了起来,莫非是出了什么大事?

“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密室之中,丁浩皱眉问道。

刚才他一眼就看出来,金蝉子表面上没有什么伤势,但实际上竟然是已经到了消耗本源之力维持的地步,若不是他修为精深,一般人换做是他这种伤势,只怕早就陨落了。

金蝉子乃是西漠佛家圣地大雷音寺的传人,且不说一身实力已经到了超凡入圣的境界,以他的地位,竟然重伤到了这种程度,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竟敢不顾忌他的师门,对他出此重手?难道就不怕大雷音寺报复?

没有了其他人在场,金蝉子顿时恢复了自己流氓僧人的本色,不用再装出一副高僧的样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咧嘴道:“阿弥托了个佛,先别说其他的,有没有疗伤药?最好的那种,再不治疗小僧我就要挂了。”(未完待续)



怎么选软肝的药
济宁治疗白癫风医院
咽喉肿
Tags:
友情链接
合肥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