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合肥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罗浮第三十六章赌约争斗营养

2021.01.16 来源: 浏览:1次

罗浮 第三十六章 赌约、争斗

?“走吧。”采菽撇了撇嘴,也不想再和那名叫宗震的惊神群峰的弟子斗嘴。

洛北点了点头,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顿了一顿,“等等,采菽师姐。”

“你干嘛啊?磨磨蹭蹭的。”采菽还没来得及这么说,却看到洛北很是谦虚的问宗震等三人,“对了,三位师兄,你们一路看见了刺桐草没有?”

“刺桐草?”宗震等三人对望了一眼,突然宗震得意的哈哈一笑,伸手从自己腰间的布囊里掏出了一株结着红色辣椒般模样果子,但枝叶却是黝黑色的植物,“原来你们是要找刺桐草,这下巧了,我这倒是有好几株刺桐草。”

“洛北,走!”采菽的声音陡然变得锐利。

因为她已经听出了宗震口中的戏谑,虽然只是十三四岁的少女,但是和很多同样年龄的人在一起,她却很容易看出别人的幼稚与浅薄。她知道洛北若是再接口,他对面那个嚣张的宗震定是会说出“你们若是对我们道个歉,有点尊师重道的意思,我说不定会考虑考虑给你们一株”之类的话。

洛北要是再接口,要是真的向这几个人乞求刺桐草,自只计算了面向日本国内市场的出货数。己就绝对不理洛北这个家伙!

“恩。”洛北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就朝着来时的路准备返回。

让采菽的心中泛起一丝高兴的他实际上也根本没有一点不劳而获的念头,反正刺桐草的样子都见过了,说不定回去沿途还可以找得到。

“你们这两个才入门没多久的,给我站住!”刚刚兴起的得意之情瞬间消失,采菽和洛北的态度让这个排名还有一个指标就是alexa排名感觉被彻底蔑视的宗震忍不住就叫了起来。

洛北有些惊讶的回头看了宗震等人一眼,天生困苦,即便是到了罗浮之中,也背负着罗浮的命运,终日和命运抗争,从来没有任何优越感的洛北根本不能理解宗震为何会如此的暴怒。而走在他身边的采菽根本连头都没有回,好看的嘴巴翘起了一个不屑的弧度,冷冷的吐出一句,“你们到现在还在找荸荔果这种草药,想必也是入门没多久吧。”

“想不到戈离的弟子都是这么狂妄。”宗震怒极反笑,“今天不教训教训你,恐怕你们今后在蜀山就要横着走了。”

“那是什么符箓?”洛北看到,怒极反笑的宗震的手中多了一张青色的符箓。

“乙木青雷符?原来你还有这种符箓。”采菽看着宗震忽然又笑了笑,漂亮的鼻子微微的皱起,点了点洛北,“不过你知道他是谁么?伤了我倒是没什么,要是伤到了他,我恐怕你们三个都担当不起。”

为采菽一下子看出自己手中符箓的宗震怔了怔,用惊疑的眼光看着采菽和洛北,“他是谁?”

“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洛北,头衔是蜀山数十年来天资最好的弟子,你们该不会没听过吧。”采菽对着洛北眨了眨眼,笑了笑。

洛北这下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脸上微微一红。

他就是洛北?!

宗震三人无声的对望了一眼。

现在谁都知道,戈离新收了一个据说是天资极佳的弟子,名叫洛北,就连代掌教等人都皆很看重。

若是伤了他,必定会遭受严厉责骂。

再者,将来他成就若高,未必不报今日之仇。

一时这些念头在宗震的脑海之中电闪,一张原本便要施放的乙木青雷符却是怎么都丢不出手了,脸色也是阴晴不定,十分尴尬。

“算了,大家都是……。”洛北看宗震神色尴尬无比,忍不住就要打圆场,他本来想说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不要弄得剑拔弩张的,但是话还没说完,却突然感觉被采菽扯了扯衣角,他有些愕然的顿住朝着采菽看去之时,采菽却已经眯起了眼睛又笑了笑,“不过,这位想让我称为师兄的同门,我可是没有什么来头,他不能教训,教训我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的。”

“你说什么?”宗震也一下子眯起了眼睛,眼中寒芒暴闪。

“打个赌吧。”采菽根本不在意宗震眼中的寒芒,笑了笑,扬起白生生的小手,点了点自己和洛北放着药草的布袋,“你要是打赢了我,我们的荸荔果就归你们,你要是输给了我,你们的刺桐草就归我们。”

火药味十足。

“好!你自己挑拨,莫怪我以大欺小!”

怒不可遏的宗震嘴中吟咏咒语,和紫玄谷一般,在入蜀山之前便有些修道的底子,在惊神一脉入门的弟子之中也是可以称王称霸的他依靠着咒语飞快入静凝神,手中很快出淡淡的清光,但就在他准备丢出手中青色的符箓之时,所有人都只觉得眼前一花,采菽一下子就到了他的身前。然后他就看到一个逐渐扩大的拳头砸了过来。

“砰”的一下,鼻血和眼泪几乎同时涌出的时候,采菽那看似弱不禁风的身子不知怎么便又到了他的身后,“砰”,他的**上随即出现一个黑色的玲珑脚印,然后他整个人就往前冲了出去,整个脸面和潮湿的地面来了一个彻底的亲密接触。

在被一拳打中鼻梁的时候,宗震手中的淡淡清光便已消失不见。

他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前摔倒之时,采菽伸出手接住了那张失去了凭依,在空中徐徐飘落的青色符箓,同时又转过身去看着瞠目结舌的瘦猴般的少年和那个脸上有棵扎眼的黑痣的少年。

两名少年在愣了愣,听到宗震痛苦的嚎声时,一下子就如同醒转了过来一般,都不约而同的伸手掏出了自己随身布袋里的刺桐草,递给这个魔女一般的清丽少女。

采菽看都未看跌倒在地的宗震,将到手的刺桐草递给洛北一株,在洛北跟着她转身的时候,她又笑得微微皱起了鼻子,“看你今天的表现还算好,这张东西就送给你吧。”

洛北一愣,手中便多了那张青色的符箓。

不远处的山腰,一株苍天巨杉的顶端,脸色略微苍白,穿着玄色长衫的明元皱起了眉头,脸上浮现出5月迅速回升到每头赚69.26元。了一丝怒色,“这个戈离的小丫头实在是太过份了。”

一声自语的同时,这名宗震等人的师叔,惊神一脉中可数的高手脚下便亮起了紫色的霞光,但是他却又突然的转过了身。

“明元师兄。”身穿黑色长袍,一脸冰冷,似乎永远没有笑容的断天涯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一棵树顶,目光同样落向洛北等人所在的方向,“孩子们打打闹闹,没什么不好吧,总不能让他们和我们一样死气沉沉吧?”

“断师弟你的修为又精进了。”明元看了断天涯片刻,突然微微叹了一口气,“看来这次我们惊神的新进弟子,依旧未必能赢得了你们戈离弟子啊。”

“明元师兄你执念了。”断天涯看着明元道:“不过互有激励,未必不是好事。”

“断师弟说的对。”明元笑了笑,在夕阳中御风行至断天涯的身边,在断天涯的身边伫立,“这十二年来,我可是一直都想过你呢。”

一道红光至已经为淡淡的薄雾笼罩的半山腰铁索桥旁冲天而起,突然爆开的几十道霞光染红了断天涯冰冷的脸庞。

明浩施放了让所有戈离弟子赶回集合的飞焰符。

“采菽师妹,那宗震伤得不要紧吧?”

“你管他的死活呢,反正死不了,最多以后鼻子塌了,难看点,呵呵。”

“这….采菽师妹,我们这算不算抢劫啊?”

“呸,那你不要是不是啊,不要的话,那把刺桐草还有乙木青雷符都丢了吧。”

“丢了…那还是抢了啊。算了,我通信联络是关键还是留着研究研究吧。”

“你倒是不蠢啊?”

“采菽师妹,这乙木青雷符怎么用的,是不是也和飞焰符一样,未有道力之前,滴一滴鲜血在上面就可以使用?

“真是的,你烦不烦啊,问个不停。你不是天资号称第一么,怎么什么都不懂。你以为你的鲜血是万能的啊,什么符都能用。反正你记得啊,这张乙木青雷符是张威力不错的符箓,也不知道那小子是怎么得来的。恩,这么着这张不是飞焰符一样轻易就能练出的符箓,估计明浩师叔那样的修为抵挡起来也很费力,所以啊,你给我好好藏好。至于怎么用,以后明浩师叔他们自然会教你的…。”

“菜菽师妹,你刚刚打伤宗震师兄的,又是什么道法?。”

“洛北,你烦死了!你怎么跟嫣然师姐一样,什么都要问的?幸好你还不像她一样,容易花痴……。”

“采菽师妹…。”

“烦死了!你不口渴啊?…。”

小心翼翼的回程之中,采菽是一直在板着俏生生的脸说洛北烦,但是她这次不管怎么说洛北烦,却始终没有叫洛北不要和她说话。

而一些早回到铁索桥畔的弟子,包括在那等候的明浩,也惊讶的听到洛北在喊采菽师妹。“怎么菜菽都让他喊师妹了,还不生气?”而且更让他们惊讶的是,他们看到采菽和洛北是几乎肩并着肩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的。

哈尔滨治疗白癜风哪好
北京性病哪家医院好
心悸胸闷气短怎么办
Tags:
友情链接
合肥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