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合肥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美食家在诸天第章灵火炉营养

2021.01.16 来源: 浏览:1次

美食家在诸天 第12章:灵火炉

很少谈到无人驾驶汽车对于谷歌未来的意义 “灵火炉?”

姜易愣了愣,这名字……挺高大上啊。

苏采柔浅笑,眸子流露出一抹感谢色彩:“我拿了鲛珠换钱,你赠予我们姐妹那颗,价值千金,其中八百金就花在了购置这件‘灵火炉’上。”

奇怪的炉子旁,还有两口朱漆大箱。

姜易视线扫去,“里面是……”

苏采柔轻的颔首,“与你那两颗鲛珠等值的金银,全都在这了,足足两口大箱子。”

啧!

姜易着重打量价值八百金的‘灵火炉’。

这炉子,圆状,如金属墩子放置在地面,乍一看就知道份量很沉。

四侧炉壁有颇为玄秘的浮雕,至少以姜易的视角,这些神似涂鸦的刻纹,挺奇怪的,却又仿佛蕴含着某种天地大道。

‘灵火炉’无疑是一件厨具。姜易再蠢都反应过来了。向来生活拮据的苏家姐姐,在得到他赠予的一颗鲛珠后,不是立刻藏起来当嫁妆,而是上街换了钱,豪掷八百金,买一个炉子回来……

“这炉子怎么用?”

听得姜易好奇又疑惑的言语,苏采柔奇怪的瞟他一眼。

照道理说,姜易厨艺比她高明,家底也更殷实,如这‘灵火炉’,对上三品厨师而言,应该是早淘汰下来的初级厨具才是,为什么姜易丈二摸不着头脑,那表情言语,简直就是门外汉?

苏采柔没多问,也没打算纠结。因为姜易被她妹妹苏采菱带回来,之前在街上行乞,本就不可思议。

“这厨具啊,有法器、法宝区别。”

“灵火炉,至多算是一件七品法器,这漓水郡城但凡有点规模的餐馆,都会置购这么一件,主镇厨房。我父亲还在当家时,药膳馆就备有灵火炉,这器物,用起来比土灶效率高多了,猛火、中火、小火和文火皆可调试。只是,后来我父亲失踪,为了维系药膳馆日常开销,我只得将旧炉子转手当掉……”

“喔?”

姜易讶然,心中一声卧槽……

异世界的煤气灶?

苏采柔微微笑着,揭开圆圆炉子顶层的盖子,于是金属炉内部凿空情况,展露出来。

也不知道她手在哪按了什么开门、阀门。

“嗡!”

火焰的吐息声。

原本安安静静的金属疙瘩,骤然如一头张口吐息的火龙,烈焰在炉肚内酝酿,一缕缕焰带,碰撞,幻灭,璀璨刺目,却又被死死限制在炉肚内,竟无法泄露出分毫!

“这是猛火。”苏采柔说,“大概能将普通土灶一天的火候,压缩到一炷香左右。”

一炷香,就是半个小时。姜易听得心惊。

她手又拍按开关。

中火,火焰声骤然衰减。

而到‘文火’这档,炉子与平时待机状态没多少区别,若不仔细看,很难发现炉肚内突然一闪即逝的焰苗。

只听苏采柔说道:“就比如煮一锅药膳粥,如果是土灶,要经大火、小火和文火慢炖的三个火候变化,非常非常麻烦,而效率不高,复杂一点的药膳少说要经数个时辰才熬煮完成。但用这‘灵火炉’,再怎么麻烦,一锅药膳都能压缩到一个时辰内,熬煮出锅,端上桌,供客人大快朵颐。”

宝贝啊!

姜易不禁一声大赞。

前世的煤气灶、专业猛火炉,对比这异世界的‘灵火炉’,弱爆了的感觉。

咦。

对了,燃料呢?这‘灵火炉’用什么燃料?

见姜易张口,方才就在凝视他的苏采柔,轻轻抿嘴露出浅笑,显然预料到他的心理活动,道:“小先生你看这——”

姜易顺着她指尖,定睛看去。

炉肚内,由于火焰几经变频并且熄灭,类似心脏的装置,已被灼烧得红透。

“这里嵌有一颗灵石,火之石。”

苏采柔道:“其实这‘灵火炉’,最为核心的构造,就是这里了。这枚火之石啊,就是炉子的心脏,除去炉子的造价,光是指甲盖大小的火之石,就价值五百金。”<实时监控的做法受到来自司法层面的限制。例如/p>

“心脏装置引火的阵法,篆刻,人工费也值个两百金。”

“果不其然。”姜易心道,“我就说么,这异世界的厨具,凭什么比地球高科技厉害,凭什么有法器、法宝区分,原但你未必需要关注他们。正是这种细微的差别使得人们可以在Twitter上展开诸多的活动。例如来是嵌入了灵石,还辅以阵法篆刻,不可思议……既然有火焰灵石,那其它对应五行属性的灵石,想来也是有的了。”

姜易双目放光看着‘灵火炉’,跃跃欲试。

这时候,店门那头传来动静。

曹锟的大嗓门传到院子,姜易、苏采柔彼此看了一眼。

“我去看看。”

苏采柔匆匆而去,留下姜易,他抵住下巴津津有味研究异世界的厨具。

……

曹鲲发现了尾随他到杏花坊的狐朋狗友们。

说是狐朋狗友,其实并非地痞混混。

再怎么说,都是在飞流武馆学艺的同门师兄弟,这些小青年,个个穿绫罗绸缎,围玉带。

“喂,我说曹大鱼,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为首一名佩剑的青年玩味地说。

鲲者,大鱼也。

曹鲲很讨厌‘曹大鱼’这个外号,何况配以阴阳怪气的语调,那潜台词不就是臭鱼烂虾么。

但他也很忌惮这佩剑青年。

这人名字是邱万云,乃漓水郡邱郡尉最为宠爱的小儿子,心性大体上不坏,可是与郡城一群浪荡公子哥混惯了,行事风格也是颇为乖戾的。

曹鲲是巨商独子不假,可名士素来对商人鄙夷。

在飞流武馆,这种地位鄙视链确实存在,若非曹鲲习武资质好,受馆主看重,平时少不公司执照都没有批下来了对邱万云点头哈腰。

论口才,闷头习武的曹鲲,远不如这群浪荡子。曹鲲索性一声不吭。

“杏林坊?”

“这里是药膳馆?”

另外几名青年对曹鲲身后的店家招牌,指指点点。

邱万云目光一闪,突然沉声问:“曹鲲,你晋升后天四品不久,今天大师兄却又说你非常接近后天三品了,我知道你资质不错,却也未到卓绝、天才的地步。告诉,为什么?”

曹鲲知道不解释,也躲不过去。

况且,他心中焦急,打算快些赶走这群恼人的苍蝇,不想秘密曝光。

“我父亲掷重金,给我买了强身健体,凝练血气的天材地宝,熬煮药膳。”曹鲲语气硬梆梆的回答。

“药膳?”

邱万云指了指面前这家药膳馆,嘴角上扬,一缕笑容显得意味深长,“所以你到这,是为了享用药膳?还是对熬煮药膳的厨师,表示感谢?”

这时苏采柔从内院出来,在店面见到曹鲲身影,远远就张口笑着喊:

“原来是曹公子,令妹昨日吃了药膳,回去后身体可有改善?”

早搏与心律不齐
一周岁宝宝不爱吃饭
达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
合肥互联网